政府和镍矿企业界终于达成一致,同意提早到10月29日开始停止镍矿出口活动。这是向前迈出的一步,因为原先停止新镍矿出口的决定要到明年年初才生效。
10月28日,投资统筹机构(BKPM)负责人巴利尔(Bahlil Lahadalia)在该机构办公室说:“这是协会和政府之间的一项共同协议。其实是从2020年1月1日开始生效的规定,但我们在双方达成一致的基础上加快了步伐。”
巴利尔说,政府既是主权国家,希望尽早停止镍矿出口,自行管理我国大地产物并获得附加值。截至十二月的现有镍矿产品将被已经拥有冶炼厂的企业家买去,其价格将根据中国现行价格减去税金和运输成本进行调整。他补充说:“验船师是由两方的人组成,这样我们之间就没有谎言,也就没有投诉。”
目前,国内已有14家冶炼厂准备加工镍矿,另外还有27家冶炼厂仍在建设中。政府确实要求镍出口商在国内建立加工设施,以增加附加值。
这一问题长期以来一直是人们关注的问题,因为矿产品是以低价值原材料的形式出口的。我国每年出口价值4亿美元的镍,实际上如果在国内加工,其价值可以倍增。
此外,政府还担心如果继续像目前这样大规模开采,镍储量将变得越来越稀少,或在未来10年内耗尽。
如果我国没能立即在国内加工,并以半成品原材料或高价下游产品的形式出口镍矿,对我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但到目前为止,这项政策的实施非常缓慢,因为建造冶炼厂的成本十分昂贵,而且技术尚未掌握。
但事实上这种观点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资本和技术掌握已不再成问题。事实证明,目前已有十多家冶炼厂在运营,还有许多在建造中。
现在政府必须确保停止镍矿出口政策能够顺利落实,在矿场实地上没有泄漏。我们也认识到,由于这些商品大多出口到中国,出口价值的下降会有风险,即扩大与中国的贸易逆差。但从长远来看,国内加工将增加其附加值。
印尼青年企业家协会(HIPMI)主席马明(Mardani H.Maming)强调,没有人因提早停止镍矿出口而受到损失。中国将以中间价的出口价格购买商品。他说:“因为考虑到中间路线,冶炼厂必须依照中国的国际价格购买。如果卖价是一样的,为什么还要寄到中国?”
无论对冶炼厂老板还是采矿商来说,这项协议的结果都是双赢的,特别是这期间被采矿商质疑的验船师价格和透明度方面。
价格将根据市场价格进行调整,并减去税金和运输成本,而验船师将由冶炼厂老板和采矿商共同指派,以确保其透明度和无投诉。
印尼镍矿开采协会( APNI)秘书长梅迪(Meidy Katrin Lengkey)表示,协议符合矿商的预期,尤其是价格方面。他说:“协会在这期间的努力达到了目标。”
不过,为确保禁止镍出口的政策程序符合协议,印尼镍矿开采协会提供了6份说明,包括矿物基准价格(HPM)、出口等矿石含量限制、在装卸港口使用两名验船师、对不遵循矿物基准价格和有关国内镍矿贸易制度规定的冶炼厂或采矿营业执照(IUP)持有者,实施严格制裁。
因此,我们欢迎这项协议,并希望它能够顺利执行。政府和该领域的商业参与者达成的协议非常重要,它确保政策能够在实地执行而不仅仅是纸上谈兵。
我们希望政府能确保上述协议被遵守和执行,不要放任它没人监督和实行,这只会损害已经同意停止镍矿出口的商家。因此,为了避免出现违反协议的行为,必须给予严格的监督和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