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全球经济的日益疲软,亚洲地区的国家预计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何时结束尚不明朗的美中贸易战,成为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加的主要原因。
这种不确定性使得2017年以来的全球贸易增长率从4.6%下降到今年的2.6%,此外还抑制了直接投资,直接投资流量下降了约72%。我国受到外国直接投资和出口继续减少形式的负面影响。
10月29日,资深经济学家冯慧兰(Mari Elka Pangestu)在雅加达举行的一次国际研讨会上表示,全球贸易紧张局势扰乱了贸易流量和经济增长,影响了金融和资本市场的流动,导致特别是亚洲地区各国宏观政策执行中的不确定性。
该2004年到2011年的前任贸易部长说:“对金融市场一体化的威胁增加了经济增长和投资的不确定性,这使得宏观政策的决策更加困难,”
观察家和国际组织已多次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将变得越来越困难。8月23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Gita Gopinath对CNBC的Steve Liesman说:“全球经济前景日益黯淡。随着今年的进展,越来越难找到亮点,”
一些数据确实显示一些国家的经济增长放缓。除了德国的制造业萎缩,中国和许多其他国家也一样。Gita Gopinath说:“ 全球增长疲弱,我们称之为脆弱。下降的风险很大。我们继续关注的是贸易方面的风险。”
财政部长丝莉(Sri Mulyani)也表示了同样的看法。她说,全球经济状况笼罩在乌云之中。贸易战、货币战、经济衰退,甚至像阿根廷如此国家的经济危机。
这是包括我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面临挑战的主要根源。丝莉在不久前称:“挑战的根源既然在外部,因此必须理解其动态,世界经济是否将放缓,甚至数次被称为衰退。”
她说:“经济衰退发生在经济连续两个季度萎缩或出现负增长的时候。德国、新加坡、拉美国家阿根廷等处于危机中,墨西哥、巴西也处于困境之中。”
因此,世界经济疲软的外部挑战,特别是拉丁美洲、欧洲、中国,甚至亚洲本身的一些地区,包括作为发展中国家市场经济增长引擎的印度经济,也变弱了。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
国内的经济压力确实越来越大。我国出口业绩持续下滑,今年上半年的出口额803.2亿美元,比去年的878.8亿美元下降8.57%。从投资统筹机构的数据可以看出投资的放缓,该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的投资实现额为195.1兆盾,年增长率为5.3%,低于去年11.8%的增长率。
能源领域出现了一个更令人担忧的迹象。经济和金融发展研究机构(Indef)资深经济学家巴斯利(Faisal Basri)曾预测:我国将在不久的将来出现能源短缺,确切地说,从2021年开始。如果政府没有在解决石油和天然气开采量减少以及煤炭储量耗竭方面取得突破,就会出现能源短缺的现象。
我们希望政府采取正确的措施来应对各种经济挑战,而不是实施那些实际上会使情况复杂化的计划。我们全力支持政府专注于提高人力资源质量的计划上。不过,我们也会对迁都计划提出质疑,迁都计划需要450兆盾的资金,倘若没有经过深入研究和成熟的计算,将来可能会成为沉重负担。
在经济形势趋于更加艰难的情况下,政府应更加谨慎,不要强加“指路明灯”性质的勃勃野心,因为这对人民的繁荣和福利几乎没有好处。我们需要提醒政府不要把重点放错地方,因为其后果可能非常痛苦,并在将来造成巨大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