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耀章
佐科威总统於10月20日在人協大會舉行的總統就职典礼上说,2019-2024年第二任期裡,政府有五个工作目标。五个工作目标即;一、开发人力资源,建設基础设施,简化法规,简化官僚机构和经济转型。
有了这五个工作目标,他对印度尼西亚将取得进展感到乐观。 实际上,据信这是我國走出中产阶级陷阱的路线图,该路线图是2045年印尼建國百年紀念時,人均年收入为3.2亿印尼盾或每月2700万印尼盾。
然而,能否在2045年实现印尼為发达国家的指標,能否成功,取决于15岁以下儿童的生活质量,由于15岁以下的人口將成為2045年之前发展的动力。
因此,根据政府为实现2045年印尼建國百年時,实现卓越人力资源的计划,所以有必要提高15岁以下儿童的生活质量。 為了改善15岁以下兒童的生活质量,重要的是对学龄儿童进行健康和教育,作为形成健康和聪明的優秀人力资源的基础。
健康状况
观察我国儿童的生活质量,似乎仍然需要认真努力,特别是在改善儿童健康状况方面。实际上,这可以从5岁以下婴儿死亡率高的情况看出。全球每千名婴儿中有26.4名嬰兒死亡(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8年資料)。
我国儿童健康水平低下是冰山一角,这也反映我國人口健康水平低下。总体而言,这反映在预期寿命上,我國寿命仍落后于许多其他国家,特别是在东盟地区。 开发署的人类发展报告(2018年最新统计数据)指出,印度尼西亚的预期寿命为69.4岁,低于新加坡(83.2岁),越南(76.5),马来西亚(75.5)和泰国 (75.5)。 实际上,印度尼西亚的预期寿命(69.4)低于全球平均预期寿命(72.2)。
现在可以生存的孩子,其中一些孩子生长发育受阻(昏迷)。例如,2017年的营养普及率调查结果显示,发育迟缓的发生率达到29.6%,占我国五岁以下儿童的近三分之一。
成人生产力低下因之一即儿童時经历发育障碍。亨特(Hunt)(2005)的研究表明,五岁以下儿童的生长发育每下降1%,成年后其生产力就会下降约1.4%。
在后期阶段,发育迟缓儿童的低生产力导致他们的收入比成年后正常增长的儿童的收入低8%-46%(Victora,2008年)。
缺乏最佳教育的结果加剧了遭受健康问题的儿童的低生产率。实际上,遇到健康问题的孩子很难接受学习,经常缺课,甚至辍学,因此他们在学校的表现不太令人满意。
因此,由于健康水平低下,而学校的表现却达不到最佳水平,这反过来又会扭曲佐科威总统第二任期间正在寻求的卓越人力资源的政策。
资金问题
许多目前健康状况良好的国家,而我国的健康状况落后,部分原因是卫生预算拨款较低。我国的卫生预算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3%。低于越南(5.7%),新加坡(4.3%),马来西亚(4.0%)和泰国(3.8%)。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国家分配的卫生预算数额不完全取决于人均收入,而是取决于政府的承诺。以越南为例,根据2011年购买力平价测算,人均收入为5,859美元,远低于印度尼西亚(10,846美元),但能够分配更大的卫生预算(联合国开发计划署,2018年資料)。
然而,克服多种疾病并不总是需要昂贵的费用,而是要认真注意克服所讨论的疾病。例如,在肯尼亚,根据Ahuja等人(2011)的研究,通过给患有肠道蠕虫的儿童服用价值25美分的药物,有可能在成年后将其收入增加20%。
在此基础上,并与佐科威总统为实现卓越人力资源而制定的政府工作目标相一致,将健康方面作为与教育发展等同的发展重点是合适的。政府需要取得突破,以便扩大卫生筹资,包括解决BPJS卫生预算赤字持续增加的问题。
预计提供健康预算不会给社区特别是穷人造成负担,因为增加健康支出将减少其他支出。特别是食物,实际上会削弱人们健康的适应能力。
可能需要作出各种努力来改善人口的質量,特别是儿童的健康状况,以加速实现優質的人力资源。通过这种方式,政府有望提高人力资本的质量,而目前我國人力资本的质量仍然远远落后鄰國。世界银行关于2018年人力资本指数(HCI)的报告指出,印度尼西亚的人力资本成就在157个国家中排名第87位。该位置的排名仍然低于新加坡,分别位列第一,越南第48,马来西亚第57,泰国68和菲律宾82。
印尼HCI指数在2018年的价值仅为53%,这意味着仍有47%的空間实现我国最佳的人力资本潜力。实现提升我國儿童質量。